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斗牛棋牌 > 安远将军 >

明洪武年间南征安远将军刘春富的资料

归档日期:08-0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安远将军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详情请查阅 三晋出版社出版 范和平等编撰的《平鲁石刻图志》中有相关记载,明万历十三年《安远将军刘公墓碑》

  墓碑文字来看,墓主人应该为“诰封骠骑大将军刘公”(假设下半部分为完整,不缺少文字),逝世时间应为“万历八年次庚辰年”,立碑人为“七世孙武乡进士刘执”。首先我们知道的是墓主人“刘公”的职位为“骠骑将军”,从“锆封”来分析墓主人一定立过很大的军功,而且是生前有皇帝亲自“诰封”(生前为诰封,死后为锆赠)官级最低为武二品。

  其次,从逝世的时间来看为万历八年,正好为黄历庚辰年。从逝世的年代分析,此时万历皇帝刚刚登基八年,经过隆庆年间的革新整治和名相张居正的辅助,南倭和北蒙疆乱基本平定,没有什么较大战事发生,军人建功的机会很小,此时诰封骠骑将军的事宜不太符合常理。往前朝推,龙庆年间西北有些战事但规模较小又隆庆在位时间较短,此时加封为骠骑将军的可能亦可排除,在往上,嘉靖年间有蒙古俺答汗驱兵入境直捣北京,大劫数日而去,而且嘉靖皇帝在位时间较长,南倭和北蒙战事频繁,刘公此时建功立业受皇帝封赏极有可能,之后经过隆庆六年,万历八年,共计十四年时间,刘公年事已高或染疾而亡。

  再次,最为迷惑的是墓主刘公究竟为何方人士?在定州吧爆照,想必为定州吧友,此碑亦必是在定州界内发现无疑,立碑者为“七世孙武乡进士刘执”,但查遍定州志却无武乡这个地方。虽说明清武科考试确有乡试,假设武乡是武科考试乡试的简称,但乡试合格的考生为武举人,与刘执进士的名衔不是一个级别,为定州之人可以排除。另外,查中国古地名山西长治市有个武乡县,从东汉时就存在历史久远,解释为武乡县的一位进士刘执给墓主人刘公立的碑更为合理,(查武乡县志进士名单,并无此人)但迷惑又有了,山西武乡县的墓碑为何千里迢迢的运到了定州界内?搬到定州界内又有何用处?“七世孙”的备份似乎为我们找到了点线索,此碑为一个叫刘执的中了进士,感怀和歌颂七世祖骠骑将军刘公的恩德而立。但问题又接憧而至,如果刘公祖籍定州也藏于定州,为何七世孙为山西长治人士?既然是皇帝诰封,墓碑早就该有了,为何要等到七世孙来立碑?此碑是外迁而来(迁坟迁墓规模很大,路途遥远兴师动众,几乎不可能)还是后代新立实所不解。

  一切都是不确定,疑惑太多,奈某生性固执,总爱找一个合理的解释,对与错,等以后有了证据自会见分晓。历史大概是这样:明朝嘉靖至万历八年间,墓主刘公因军功受封骠骑将军,后逝藏于定州界内。其后经历明末农民起义和满清入关的动荡,坟墓渐毁,同时刘氏一支迁移到山西武乡县一带,到七世孙刘执一辈(如按20年出生一代人算,七世孙应经过了140年,及1720年期间,康熙皇帝时期),考取了进士功名,后在定州做官(或拜祖)有感先祖的功德,而重新立碑以表孝念。反复揣测似乎这是最合理的解释,却感觉还有不妥之处,康熙年间文字狱盛行,当朝进士给前朝将军立碑是否受牵连,还真不好说,暂且不提,值此这样的解释做一番心理安慰罢了。

  由于未见实物,未知墓碑文字是否完全,本文内容仅供有识之士参考,因为条件有限不能查阅有关资料,但给同样感兴趣的吧友提出几点建议:

  (1)如查墓主刘公时,查明史不要把重点放在万历年间,而是多注意嘉靖至隆庆年间诰封为骠骑将军的名单。(2)如查“七世孙刘执”为刘公的七世孙,大概是康熙年间的进士,并非墓主人亦非明代人,建议查找康熙年间进士名单山西武乡县是否有刘执此人(3)可查定州县志(4)希望提供照片的吧友继续提供线索,墓碑的背面应该也有文字,而且对墓主人的生平记载较为详细(5)如果骠骑将军刘公定州真有此人,建议相关文史档案部门对此碑提出收藏,因为定州城在明代始成现在模样,此时能出现定州籍骠骑将军实属稀缺,也为定州的历史文化锦上添辉,骠骑将军刘公碑可以作为文物以示纪念,甘肃西宁就曾收藏田应龙骠骑将军墓碑

  展开全部详情请查阅 三晋出版社出版 范和平等编撰的《平鲁石刻图志》中有相关记载,明万历十三年《安远将军刘公墓碑》

  墓碑文字来看,墓主人应该为“诰封骠骑大将军刘公”(假设下半部分为完整,不缺少文字),逝世时间应为“万历八年次庚辰年”,立碑人为“七世孙武乡进士刘执”。首先我们知道的是墓主人“刘公”的职位为“骠骑将军”,从“锆封”来分析墓主人一定立过很大的军功,而且是生前有皇帝亲自“诰封”(生前为诰封,死后为锆赠)官级最低为武二品。

  其次,从逝世的时间来看为万历八年,正好为黄历庚辰年。从逝世的年代分析,此时万历皇帝刚刚登基八年,经过隆庆年间的革新整治和名相张居正的辅助,南倭和北蒙疆乱基本平定,没有什么较大战事发生,军人建功的机会很小,此时诰封骠骑将军的事宜不太符合常理。往前朝推,龙庆年间西北有些战事但规模较小又隆庆在位时间较短,此时加封为骠骑将军的可能亦可排除,在往上,嘉靖年间有蒙古俺答汗驱兵入境直捣北京,大劫数日而去,而且嘉靖皇帝在位时间较长,南倭和北蒙战事频繁,刘公此时建功立业受皇帝封赏极有可能,之后经过隆庆六年,万历八年,共计十四年时间,刘公年事已高或染疾而亡。

  详情请查阅 三晋出版社出版 范和平等编撰的《平鲁石刻图志》中有相关记载,明万历十三年《安远将军刘公墓碑》

  展开全部从墓碑文字来看,墓主人应该为“诰封骠骑大将军刘公”(假设下半部分为完整,不缺少文字),逝世时间应为“万历八年次庚辰年”,立碑人为“七世孙武乡进士刘执”。首先我们知道的是墓主人“刘公”的职位为“骠骑将军”,从“锆封”来分析墓主人一定立过很大的军功,而且是生前有皇帝亲自“诰封”(生前为诰封,死后为锆赠)官级最低为武二品。

  其次,从逝世的时间来看为万历八年,正好为黄历庚辰年。从逝世的年代分析,此时万历皇帝刚刚登基八年,经过隆庆年间的革新整治和名相张居正的辅助,南倭和北蒙疆乱基本平定,没有什么较大战事发生,军人建功的机会很小,此时诰封骠骑将军的事宜不太符合常理。往前朝推,龙庆年间西北有些战事但规模较小又隆庆在位时间较短,此时加封为骠骑将军的可能亦可排除,在往上,嘉靖年间有蒙古俺答汗驱兵入境直捣北京,大劫数日而去,而且嘉靖皇帝在位时间较长,南倭和北蒙战事频繁,刘公此时建功立业受皇帝封赏极有可能,之后经过隆庆六年,万历八年,共计十四年时间,刘公年事已高或染疾而亡。

  再次,最为迷惑的是墓主刘公究竟为何方人士?在定州吧爆照,想必为定州吧友,此碑亦必是在定州界内发现无疑,立碑者为“七世孙武乡进士刘执”,但查遍定州志却无武乡这个地方。虽说明清武科考试确有乡试,假设武乡是武科考试乡试的简称,但乡试合格的考生为武举人,与刘执进士的名衔不是一个级别,为定州之人可以排除。另外,查中国古地名山西长治市有个武乡县,从东汉时就存在历史久远,解释为武乡县的一位进士刘执给墓主人刘公立的碑更为合理,(查武乡县志进士名单,并无此人)但迷惑又有了,山西武乡县的墓碑为何千里迢迢的运到了定州界内?搬到定州界内又有何用处?“七世孙”的备份似乎为我们找到了点线索,此碑为一个叫刘执的中了进士,感怀和歌颂七世祖骠骑将军刘公的恩德而立。但问题又接憧而至,如果刘公祖籍定州也藏于定州,为何七世孙为山西长治人士?既然是皇帝诰封,墓碑早就该有了,为何要等到七世孙来立碑?此碑是外迁而来(迁坟迁墓规模很大,路途遥远兴师动众,几乎不可能)还是后代新立实所不解。

  一切都是不确定,疑惑太多,奈某生性固执,总爱找一个合理的解释,对与错,等以后有了证据自会见分晓。历史大概是这样:明朝嘉靖至万历八年间,墓主刘公因军功受封骠骑将军,后逝藏于定州界内。其后经历明末农民起义和满清入关的动荡,坟墓渐毁,同时刘氏一支迁移到山西武乡县一带,到七世孙刘执一辈(如按20年出生一代人算,七世孙应经过了140年,及1720年期间,康熙皇帝时期),考取了进士功名,后在定州做官(或拜祖)有感先祖的功德,而重新立碑以表孝念。反复揣测似乎这是最合理的解释,却感觉还有不妥之处,康熙年间文字狱盛行,当朝进士给前朝将军立碑是否受牵连,还真不好说,暂且不提,值此这样的解释做一番心理安慰罢了。

  由于未见实物,未知墓碑文字是否完全,本文内容仅供有识之士参考,因为条件有限不能查阅有关资料,但给同样感兴趣的吧友提出几点建议:

  (1)如查墓主刘公时,查明史不要把重点放在万历年间,而是多注意嘉靖至隆庆年间诰封为骠骑将军的名单。(2)如查“七世孙刘执”为刘公的七世孙,大概是康熙年间的进士,并非墓主人亦非明代人,建议查找康熙年间进士名单山西武乡县是否有刘执此人(3)可查定州县志(4)希望提供照片的吧友继续提供线索,墓碑的背面应该也有文字,而且对墓主人的生平记载较为详细(5)如果骠骑将军刘公定州真有此人,建议相关文史档案部门对此碑提出收藏,因为定州城在明代始成现在模样,此时能出现定州籍骠骑将军实属稀缺,也为定州的历史文化锦上添辉,骠骑将军刘公碑可以作为文物以示纪念,甘肃西宁就曾收藏田应龙骠骑将军墓碑

本文链接:http://iwanamilaw.com/anyuanjiangjun/376.html